攀枝花东怎么找小姐上门服务-2021扭转乾坤

首页

华为出现魅族

拉齐尼·巴依(卡):(永)不折(翅)的“帕米(尔)雄鹰”

时间:2021-03-04 13:59:53   来源:找个小姐过夜小妹按摩服务多少钱一晚上【微信:811154339】 浏览量:90019

【J+V_信811154339】【攀枝花东找小姐妹子服务】【攀枝花东小姐妹子服务+V_信811154339】《攀枝花东找小姐过夜服务 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攀枝花东酒店宾馆小姐 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攀枝花东找桑拿洗浴按摩小姐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攀枝花东找小姐小妹上门服务》【J+V_信811154339】《攀枝花东找小姐特殊服务》【+V_信811154339】《学生妹》《美女》十五分钟我们一定能送到?

攀枝花东那里有小妹嫖娼的地方

  永不折翅的“帕(米)尔雄鹰”

  ——追记舍(身)救人的(全)国人大代表、(优)秀共产(党)员拉齐尼·巴依卡

  《党建》杂(志)记者 孙进军

  1月4日,2021年(开)年第4天,气温骤降。

  (和)(严)(寒)一起袭(来)的,是拉齐尼·巴(依)卡牺(牲)的噩耗。(拉)齐尼·(巴)依卡(是)新疆塔(什)(库)(尔)干(塔)吉克自治县塔吉克(族)(护)边员。这(一)(天),正在喀什(大)学参(加)培(训)的他,为(救)一名落水儿童英(勇)牺牲。

  一周前,(他)还兴高(采)烈地上街(买)了一套崭新的民族服装。作为全国人大代表,这是为两(个)月(后)去北京参(加)两会准备的。(而)这次(在)喀什大学参加汉语培训,也是为了在两(会)中克服语言(障)碍,更好地履行(人)(大)(代)表(的)(职)责。

  令人(心)痛的是,(这)(套)崭(新)的(服)装,却永(远)(地)(失)去了它的(主)人……

  2017(年)12月,我和同(事)(赵)瑞熙专赴海(拔)4300米的(新)疆(军)区(红)其拉(甫)边防连,采(访)(报)道(连)队官兵卫(国)(戍)(边)的(事)(迹),(也)被连队护边员拉齐尼·巴依(卡)一家三代人接力护边(的)壮举(深)深感动。

  我一页一页地(翻)阅4年前采(访)拉齐(尼)·巴(依)卡的笔记,顿时(陷)入(深)深的悲痛(之)中。被(誉)(为)“帕米尔雄鹰”的(拉)齐尼·(巴)依卡,那个骑在(牦)牛背(上)、(头)戴塔吉克族毡帽、(黝)黑脸庞(上)(总)是挂着(憨)(厚)笑容(的)护边(员),一次(次)浮现在我的脑海里,(泪)水一次次模(糊)了我的双(眼)……

  英雄,魂(归)故里

  受疫情(影)响,我只能通过(视)(频)采(访)。

  作(为)被救孩子的母亲,陈(晓)(琴)还没(有)从悲痛中(走)(出)来。事情发(生)得太(突)(然)。1月4日(中)(午),寒风刺骨。喀(什)大(学)中国语言学院(的)教师陈晓琴,(带)着8岁(的)儿子在校园里的(人)工(湖)边玩耍。冰(面)(突)(然)坍塌,儿子不慎(落)入4米多深(的)冰水中。救子心切!(陈)(晓)(琴)冲(过)去(拉)扯儿子,不料也同样(落)入(水)中。

  “救命啊!救命啊!”这时,路过(此)地的拉齐(尼)·(巴)(依)卡和舍友木(沙)江·(努)尔墩听到撕心裂肺的呼救声,迅速向(湖)边跑去。只见孩子在冰冷的(湖)水中时沉(时)(浮),情(况)万分危急。拉齐(尼)·巴依(卡)(没)有丝毫犹豫,(第)一个(冲)(上)冰面,直(奔)落水的(孩)子。伸手拉孩子的时候,(冰)面再次(坍)塌,拉齐尼·巴依卡也跌入水中。

  (刺)(骨)(的)冰(水)很快浸(透)(了)拉齐尼·(巴)(依)卡厚厚(的)棉(衣),迅速消耗着他(的)体(能)。他一边拍打水面,一边抓(住)孩子的(衣)服,奋力向上托举。

  木沙江·努(尔)墩拿来长长(的)围脖,和拉齐尼·(巴)依(卡)(一)起(施)(救)。见木沙(江)·(努)尔墩拖(不)动两个人,拉齐(尼)·巴依卡松开了自己的手,使(劲)将(孩)子推出冰面。随后,他又潜入湖中救孩子的母亲。此时,喀什地区消防救援支队世(纪)大(道)(特)(勤)站(班)长杨鹏飞和战友闻(讯)赶来,陈晓琴和孩子得(救)了,拉齐(尼)·巴依(卡)却永远地闭上(了)眼睛……

  噩耗传到帕米尔高原,拉(齐)尼·巴(依)卡的(妻)子正在(家)里喂(牦)牛。(视)(频)中,她含泪(回)(忆)道︰“去喀什培训之前,他还在(训)练家(里)的4头(小)牦牛,他说等这些牦牛训练好(了),家里(就)能有5头牦牛参(加)巡(边)任务了。”说完,她便(提)出结束(视)频通话:“不想说了,心(里)(疼)得(很)……”

  视(频)(中),被(救)孩子的母(亲)陈晓琴(未)语(泪)先流。1月5日,刚刚离开医院重症监(护)(室)的她,放下仍在住院的孩子,奔向拉齐尼·巴(依)卡的家乡——塔什库尔干塔吉克自治县。她(要)(送)孩(子)的(救)命(恩)人最(后)一程。

  汽车(一)刻不停地开了6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。陈晓琴(抱)着(拉)齐(尼)·(巴)依卡的(两)个孩子,哭(作)(一)团。晚上,两个孩子来到她住的宾馆。(自)从得(知)父(亲)牺牲(的)(噩)(耗),他俩就没有合过(眼)。陈(晓)(琴)让兄妹(俩)(躺)(在)床(上),安静(地)(听)他们说话。

  11(岁)的(男)孩拉迭尔说:“爸爸带我去过北京,姐姐(却)(没)(去)过……”

  13(岁)的(女)孩多尔(罕)说:“爸爸是为了救(人)才(牺)牲的,他(是)我心中的英雄。虽然我想(爸)爸,我没去过(北)(京),但(我)不怪(他)……”

  看(着)两(个)失去父亲(的)(孩)子,陈(晓)(琴)(一)边抹眼(泪),一边心(里)(默)默(盘)算:她要(把)(两)(个)孩子接(到)(家)里,像亲生孩子一样(呵)护他俩。(等)疫情过(去),她要(带)多(尔)罕去趟北京,帮(助)(她)实现(愿)望……

  “英雄把生命(给)了我(的)孩(子),我也要把爱(传)递给他的(孩)子。”视频中,陈晓(琴)说着(说)着,(泪)(水)又流(了)下(来)……

  1月5(日)(下)(午),拉(齐)尼·巴依卡(的)遗体(告)别仪(式)在他的(家)乡提孜那甫村举行。人们默然肃立,静静送(他)最(后)(一)程。悲伤和(不)舍,萦绕(在)每个人的心(头)。

  送走儿子(后),(拉)齐尼·巴(依)卡的父(亲),年(近)七(旬)的巴依卡·凯力(迪)别克(老)人(默)默地抹着眼(泪),(一)步一(顿)走进陈放一家三代(人)巡边护边照片和(荣)誉(证)书(的)展览馆。他拿起(儿)子的(照)片(看)了又看、擦(了)又擦,仔细(地)端详,轻轻地抚摸,身体不时颤抖……

  70载,(一)家三代人(接)力护边

  “(南)(湖)红色的光照亮(帕)米尔高原,(在)晨曦(中),我(的)(祖)父凯力迪(别)克露出笑(颜)。他(视)巡边为(自)己义不容辞的(职)责和(使)命,(祖)父(这)种(精)神是(我)(家)(的)一盏(明)(灯)……”

  这(是)(拉)齐尼·(巴)(依)卡创(作)的诗歌《南湖》,也是他的朋(友)圈最(后)一条动态。

  视频(中),一(个)(月)(前)刚做(过)(心)脏搭桥手(术)的巴依卡·(凯)力迪别克,显得非常消瘦、憔悴,与4年前(我)采访他时(相)(比),(明)显苍(老)了许多。老人刚刚给牦牛喂(完)草料,说话声音很小。在(这)之前,儿子拉(齐)尼·巴依卡心疼他,(不)让他干(重)活。

  通过(手)机镜(头),我看到老人身后的(景)(象)——从(提)(孜)那甫村望(出)去,远(处)皑皑的雪山,便(是)“冰山之父”慕士塔格峰和绵(延)崎岖(的)边防(线)。

  塔(什)库尔干塔吉克(自)治县位于帕米尔高(原)东南部,与(巴)基(斯)坦、阿(富)汗、塔吉克斯坦及(克)什(米)(尔)地区接(壤),边境线长达888.5公里,地(理)位(置)极其重要。

  1949年12月,(中)国人民(解)放军红其(拉)甫(边)防连成立。在塔吉克语中,(红)其拉(甫)意(为)“(血)染(的)通道”。这里常年积雪,平均(海)拔超过4300米,(氧)气含量(不)(足)平原地区的一半,(风)力(常)年在7(级)以上,(最)低气温(达)零(下)40(摄)氏(度),自然环境(十)分恶劣。

  “我(年)轻的时(候),长年累月在外(巡)边,拉齐(尼)·巴依(卡)(主)(要)(由)(他)妈妈带大。”(谈)(起)自己的儿子,巴依卡·(凯)力迪别克的话多了(起)来。他(又)(一)次讲起三代人接力护边(的)故(事)——

  新(中)国成立之(初),拉齐尼·巴(依)卡的爷爷凯力迪(别)克·迪(力)达尔自告奋勇,(给)连队当向(导)巡(边)。每(次)巡逻,他们(都)(会)带上3样东西:(水)泥、油漆和馕。馕(在)路上(是)(干)粮,水在山沟里随处都是。到(了)界碑,大家用水(泥)修补(损)坏的地方,(用)油漆(刷)(新),还要描字,(尔)后敬礼、宣(誓)。

  “我爸(爸)巡边23年。1972年,他年纪大了,(走)不动了,我就接过‘接力棒’,与连(队)官兵(一)起走了36(年)。”他的语气(很)(平)(静)。实际上,这位曾(被)评为“全国民(族)(团)(结)进步(模)(范)个人”“(全)(国)(爱)国拥(军)模(范)”的(老)人,(也)是一个(传)奇(人)物。在巡边护(边)生涯(中),他曾50多次与死神擦肩而(过)。

  1998年“(八)一”前(夕),县领导到(巴)依(卡)·凯力(迪)别克家里慰问,(问)(他)(有)什么(困)难和要求。“(我)唯(一)(的)愿望就(是)(加)入中国共产党。”朴(实)的话语感动着在场的每(一)(个)人。(第)(二)年,(满)(头)银(发)的他(在)党(旗)前(庄)(严)(宣)誓,(成)为(一)名共产党员。(之)前,(他)曾9次向党(组)织(递)交入(党)申请书。

  就这样,(两)(代)(人)(在)帕米尔高(原)(树)起(一)面旗帜,(这)面旗帜也(飘)扬(在)拉齐(尼)·(巴)依卡的心中。

  在5个(儿)(女)中,拉齐尼·巴(依)卡无(疑)(是)(父)亲(的)最爱。受(父)亲影响,拉齐尼·(巴)依(卡)从小就有当(兵)(的)梦(想)。2001(年)12(月),他如愿(以)(偿)参(了)军。在部队,他的军事训练成(绩)一(直)名列前茅,还被(评)为“优秀士(兵)”。2004年7(月),(退)(役)的拉齐尼·巴依(卡)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(也)(是)(从)那年开(始),他接过“接(力)棒”,沿着父亲的(足)迹,义(务)为红其拉(甫)边防连(担)任巡(逻)向导,(其)间多次被评为“优秀共产党(员)”,被边(防)官兵和当(地)牧民誉为“帕米尔(雄)(鹰)”。

  2011年冬天,边防连(一)支(巡)逻队伍遭到暴(风)雪袭(击)。(途)(中),(战)(士)皮涛(突)然滑入雪(洞),周围冰雪不断塌陷。(危)急时(刻),拉齐尼·(巴)依卡(迅)速爬(到)(雪)洞旁脱(下)衣服、打成结、(系)(成)绳子,花了2个小时才(将)皮涛(拉)出(来)。皮涛得救了,拉齐尼·巴依卡却被(冻)得不省人事,被送(到)医院(抢)(救)了3个多小时(才)(挽)(回)生(命)。伤刚(好),他(就)立(即)回到护(边)(队)(伍)当中。

  “(没)有祖国(的)界碑,(哪)有我们(的)(牛)羊。(为)(国)护边(是)我们家的荣耀!”拉齐尼·(巴)依卡常(把)(这)句(话)挂在嘴边。

  视(频)中看着老(人)喃喃(自)语,我的内心也如刀绞一般。我(小)心翼翼地(问)他:“(将)来(有)(什)么打(算)?”

  老人(说):“儿子生(前)一直有(个)愿(望),希(望)(自)己的孩子长大后能去当兵,去保(家)卫(国)。我的责任就(是)(教)育好我的孙子(孙)女,把我们(一)家三(代)(人)守边护边(的)‘(接)力棒’一(代)代传(下)(去)……”

  帕米尔,(遍)(布)英雄的足迹

  (神)秘的帕(米)尔高原,(处)处暗藏杀(机)。但无论多苦(多)(险),都阻止(不)(了)戍边官兵(和)护边员(前)(进)的(脚)步。

  红其拉(甫)边防连巡(逻)(的)(目)的(地)(是)中巴(边)(境)的一条(重)要通道——号称“死亡之(谷)”的(吾)甫浪沟。(吾)甫(浪)沟地势险峻,是全军唯(一)一(条)只能骑(牦)(牛)巡逻的边(境)(线),往返(一)次(要)花3(个)(月)。路上,巡逻(队)(要)翻越8座(海)(拔)5000米的达(坂),需蹚过刺骨(的)(冰)(河)80余(趟),雪崩、滑坡、泥(石)流等自(然)(灾)害(都)是“家常便(饭)”。如果没有(熟)悉当地(地)(形)的(人)作向导,巡逻(队)(根)(本)寸步难行。

  一次前往(吾)甫浪沟巡逻时,拉齐尼·巴依卡担(任)向(导),(不)料队伍中途突(遇)(山)体滑坡。“(那)(里)都是七八十度(的)陡(坡),(我)(们)怎么(过)呀!”战士普合毛回(忆)道。

  那一刻,山上(碎)石不断滑(落),一(块)(石)头(击)(中)拉齐尼·巴依卡的(额)(头),(鲜)(血)(直)(流)。强忍剧痛,拉(齐)尼·(巴)依卡继续探(路)2个(小)(时),终于(找)(到)(一)(条)石壁路,确保官兵们安全(通)(过)。

  戍边(官)(兵)(换)(了)一茬又一(茬),拉(齐)(尼)·巴(依)(卡)却始终坚(守)。他生前曾告诉(记)者:“现在(我)们国家(越)来越(强)大,各族(群)众生活越来越好,我们(在)边境上更是一天都不(能)(放)松。”

  “他(是)英(雄)!他的足迹遍布(了)帕米尔。” 上士刘宗鑫一字一句(认)真地(说)。接着,(他)讲述了一个拉(齐)(尼)·巴依卡与牦(牛)之间的感人故事:“(最)刻骨铭心(的)(事)(是)(在)(一)次(巡)(逻)(中),一(头)白牦牛(踩)进水中的石缝(里),(腿)拔不出(来),因用力过猛,(腿)骨(折)断(了)。这位‘战士’已不能继续(同)行。我们真伤(心)啊,全(都)流下了眼(泪)。”

  刘宗(鑫)停顿(了)一下,接着(说):“在边(防),牦(牛)就像(我)们无言(的)(战)(友),(同)样亲密无间。面对受伤的牦牛,拉齐(尼)·巴(依)(卡)给(它)打针、(敷)药、(喂)料,(但)它还是(站)(不)起来。(他)抱着白(牦)牛失声痛哭,(这)头通(人)性的牦牛(流)着(泪),不停地用头蹭着拉齐尼·巴依卡的胳膊。拉齐尼·巴依卡抚摩着牦牛的头无奈(地)说:‘实(在)没有(办)法(带)(你)回(家)(了),等你伤好了,一定要(自)(己)走回去!’(他)(抱)(来)(一)大捆(草)料放在牦牛身边,边哭边(回)头,期待白牦牛能好起来,因为(它)认得回家的(路)。可当我(们)(巡)逻返(回)再次(路)过那(里)时,(这)头白(牦)牛(已)(经)(变)成了(一)堆尸骨……”

  视频中,刘(宗)(鑫)无(意)(中)哼起拉齐尼·(巴)(依)卡生前最喜欢的(歌)曲《怀念战友》,哼着、哼(着),便哽咽(了),(泪)水顺着脸颊往下(流)……

  忠诚履职,他(是)个“好代(表)”

  扎(根)(高)原,默默奉献,拉齐尼·巴依(卡)一家三(代)(人)(接)力护(边)的故(事),在新疆大地家喻户晓。

  2017(年),拉齐尼·(巴)依卡(当)选首届“感(动)喀什十(大)人(物)”。2018年,他又有了(个)新(身)份——第(十)三(届)全国人大代表。此后3年,他围绕(民)生话(题)积(极)建言献策,共提交了12份议(案)。

  过去,(在)塔什库(尔)干塔吉克(自)(治)县辖(区)范围内,边(境)(线)(上)的(护)(边)(员)数量很(少),(点)(多)(面)广、防(控)任务(繁)重。(为)此,拉齐尼·巴依(卡)提议适当提(高)护(边)员待遇、扩大护边员队(伍)、(加)(强)边境管控。

  (拉)齐尼·巴依卡的议案(很)快得(到)(国)家(有)(关)部门的重视。(近)年来,(当)(地)护边员(人)数增加,定期轮休(倒)班、待(遇)提高,边境基础设施也得到极大(改)善。巡逻线(建)起了执(勤)(房),护边员再(也)不用风餐露宿。巡逻队配备专业的巡(逻)车、对(讲)(机)、(望)远(镜)和卫星(电)话,改(变)了过(去)“巡边(靠)走、通信靠吼”(的)(巡)边(方)式,边境(管)(控)水(平)(大)幅(提)升。

  此外,拉(齐)尼·(巴)依卡还格外关注(护)边员(的)社保和(医)疗问题,(真)正让护(边)员队伍“(留)(得)住、守得住”。

  2020年6(月),拉齐尼·(巴)依卡正式担任提(孜)那甫村村委(会)委(员)。(为)(了)更(好)地履(职),把民(众)心声带到两(会),(他)走遍(当)地(农)牧区,关(心)家乡建(设)与发(展),帮(助)(群)众(解)决实际困难。

  如今,塔(吉)克族(牧)(民)(得)到的(实)惠(越)来越(多),对(生)活(都)充(满)信心,(越)来越多(的)人(加)(入)到巡边队伍。

  2020年10月、11月,拉齐尼·巴依卡先后(荣)(获)“全(国)爱国(拥)军模范”和“全国劳动(模)范”荣誉称号。领奖(后)他曾说道:“这(些)奖(不)是(颁)给我一个人的,它属于默(默)(无)(闻)(巡)逻在边境线上的(所)有(护)边员。(我)们生活在一(个)好(时)代,我(一)定会(履)行好(一)名共产党员护边员的(职)责,(用)(实)际行动守好(边)境(线),(一)代一代守下去,让(伟)大的祖(国)永远安宁。”

  如今,(英)雄已经离去,(但)他似乎并没有走(远)。因为,千(千)万万个(像)拉齐尼·(巴)依卡一(样)的护边员,如同一(只)只(雄)鹰永远翱(翔)在(祖)国万里边防线上。拉齐(尼)·巴(依)卡昔日的同事(创)作(了)一(首)诗歌,以此纪念(这)位心中的英雄:

  帕米尔(的)晨曦,

  是您飞翔的起点。

  慕士塔格顶(峰),

  是您(驻)足的地(方)。

  云端守边的“(帕)米尔雄鹰”啊,

  请带上我们(的)(思)念,

  (继)续展(翅)翱翔……

【编辑:田博群】

展开全文
相关文章
4G手机用5G套餐有5G网络吗

2021-03-04 13:59:53

以色列空袭叙利亚感想

2021-03-04 13:59:53

还是天气太热了

2021-03-04 13:59:53

纽约新冠6月

2021-03-04 13:59:53

现在全球的疫情死亡人数

2021-03-04 13:59:53

相关资讯
热门资讯